特别报道



“出口”一直都是西班牙面临经济危机时的救世主,至少也是一个很有潜力的救世主。它的范围不仅限于原产地产品或服务,还包括出口商业创意或企业的某个组成部分。无疑这种出口方式面临着更大的风险,在知识、创造力和远见方面也着极高的要求。当市场和企业的想法趋同时,企业家往往就会冒出“假如卖掉我的想法”这样的问题,紧随其后的就是“假如向国外卖掉我的想法”。近年来,无数企业家开展了这样的讨论。由于西班牙国内需求疲软,所以企业家们决定收拾行装,走上对国外市场的征服之路。





对这段关系的分析常常有很多巧合。直到几年前,中拉关系还很松散,乏善可陈。这也和拉丁美洲的历史有关,历来关系最紧密的都是来自北半球的原殖民宗主国。拉美的根在西方,是西方文化的产物,与西方有着相同的祖先、文化和价值观。中国当下与拉美关系的突飞猛进震惊了全世界。

拉美加勒比经济委员会(Cepal) 刚刚发布的数据显示2000至2013年间,拉美加勒比地区与中国的商品贸易翻了22番(达到了2750亿美元),而与其他地区则仅仅翻了3倍。如果以此速度发展,习近平主席2014年中提出的目标将提前5年实现。中国对拉美加勒比地区的投资在2010年前数额不大,但此后大幅增长。





影响全球经济的重要因素之一就是中国经济增长放缓,从两位数字下滑到约7%。新形势下的两个主要问题是:一,下滑到底有多令人担忧?二,下滑对欧美经济带来什么影响?我们先来探讨第一个问题。中国经济放缓引发了世界经济产生波动的巨大担忧,但实际上两个经济却互为因果:美国和欧洲对中国进口大幅下降是中国经济放缓的主要因素之一,并彻底改变了中国的经济结构。

我们一步步来看。过去二十年间中国通过最大化制造业产品利润、提高工业竞争力才建立了稳固的经济模式。因此中国的人力竞争优势保证了强大的外部市场。中国的特点形成了一个独特的经济模式既外部市场的巨大盈余主要用来贴补和投资公共领域的不足。通过平抑对美元汇率和低成本的制造业,中国一直在补贴西方经济。





一些大鱼沉没在大海中,就像中国,(有时黑暗,有时不可预测)遮蔽了一部分视线,关于一个拥有10亿人口的市场和崛起势不可挡的中产阶级继续提供的丰富机遇。航行在其水面上并不是轻松的事:激烈的竞争,年轻而充满活力的市场,成本增加,文化冲突,透明底差,保护主义和人才匮乏。咨询专家们说,尽管存在着动荡,遵循计划和修订后的战略,伴随着时间、耐心和经济实力,以及对中国市场的深刻理解,是为企业在中国开花结果提出的建议。





从很早以前起,就出现了一副国际经济关系的新地图,因为太平洋亚洲沿岸以及美洲沿岸的惊人发展,从北美到南美,从阿拉斯加到智利。随着起初美日之间贸易的强力推动以及中国和东南亚的进一步增长,在某一特定时刻,通过APEC(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亚太经济合作组织)在我们提到的广泛区域内实现正式的经济合作也完全合乎逻辑。APEC章程在1989年11月澳大利亚联邦首都堪培拉举行的会议上提出。太平洋两岸的代表国参与其中;以互惠贸易的显著增长为目标,十年前起北美和欧洲之间的跨大西洋交流就已经崭露头角.。

 





孟波(Mompó)家族在葡萄酒界的历史始于一个半世纪前一位叫做胡安•安东尼奥•孟波•普拉(Juan Antonio Mompó Pla)的企业家的长远眼光。19世纪末的一场名为葡萄根瘤蚜的瘟疫席卷欧洲大部分葡萄园,莱万特地区由于气温高而躲过了这一劫难。因此,该地区的葡萄酒在几乎整个旧大陆炙手可热。伊比利亚半岛传说,将海里的沙子浇在葡萄园可以避免疫情的蔓延。在那个年代,孟波是运输经营者,并且也是将瓦伦西亚的沙子运往乌迭尔和雷格纳地区的运输商之一。作为交换,种植者向他支付葡萄酒。他则将这些酒拿回来开始在该地区以外的地方进行销售,这便是瓦伦西亚孟波家族在葡萄酒出口界的历史开端。在他的成就中,值得一提的是他将自己的葡萄酒品牌在当时还是西班牙殖民地的菲律宾销售,并且一直持续至今。此后,他再从那里发展到日本,成为了进入日本的第一大葡萄酒出口商。事实上,在菲律宾独立战争推翻西班牙殖民统治和后来的反抗美国侵略战争期间,庆祝和做弥撒时用的都是孟波葡萄酒。家族第五代传人年仅35岁的安同心,挑起了继续扩张和巩固该家族企业在境外的地位的重担,尤其是在已经经营数十年的亚洲。在五年多前,销售仍然是由该家族的酒窖负责的,而现在则是由爱罗拉贸易公司(Arenal Trading)负责。该公司不但负责该家族企业自有品牌葡萄酒的销售,同时还负责其他生产商的葡萄酒的销售。该企业去年销售额500万欧元,近三年涨幅30%。在将来也不排除重新种植葡萄的





鉴于中国的旅游业已经成为了欧洲和西班牙市场理想的目标,本文想做一个简单的介绍,供所有想要吸引中国游客,以及更进一步想要满足游客们的各种需求的企业、机构和专业人士参考。虽然需要归纳的方面有很多,但可以肯定的是,中国游客在所有一系列需求、喜好和兴趣方面,与西方游客有很大的不同。如果想要自己的服务得到认可、从业经验获得积极的评价,旅游专业人士应考虑到这些不同之处,并尽力提供适合中国游客的服务。

 





资深的中国网民深知“你代表了你的品牌”。基于这个理念我们接下来将分析在中国电子市场营销的成功案例巴塞罗那W酒店,作为ESADE中欧俱乐部执行董事,我曾就此在其第三届论坛上发表过演讲并进行了讨论。
对于中国的电子一代来说,那些没有出现在“有中国特色的网站上”的西方旅游业者就根本“不存在”。接下来我们重点分析旅游业如何利用互联网作为媒介和销售渠道,“从中国市场出发并针对中国”制定出成功的市场营销计划。现在我就向亲爱的《环球亚洲》的读者们介绍巴塞罗那W酒店通过“网上联系”吸引中国客户的“8”大制胜法宝。





刘易斯•M•林德: 

桑坦德银行的国际化扩张经历了两个截然不同的时期。第一个时期在1960和70年间,集中在拉丁美洲地区,规模适中,和当时桑坦德银行的规模相符。第二个阶段范围更广,开始于90年代中期,桑坦德银行开始成为一家全球化、规模国际化、地域多元化的机构。

关于第一个时期值得指出的是它具体表现在拉美地区的八家分行上。然而,80年代中期的地区性危机让桑坦德银行重新考虑其战略,在1986和1987年间撤出了厄瓜多尔、危地马拉和哥斯达黎加(不久后在1992年撤出了巴拿马),并且其他国家减少了业务。仅在智利和波多黎各维持了商业银行的业务。





毫无疑问拉霍伊的中国之行取得了积极的成果,因为恢复了各个层面的双边关系。正式恢复了因为西班牙国家法院的一位法官对中国领导人进行的一次著名的公开审判而改变的良好关系,这次审判被马德里的一家媒体随意播出了,这应该受到谴责,引起了中国社会的公愤。这些事件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这样的影响可以决定双边关系,超越一切国家的行政权力,从今往后我们思考的关键应该更加广泛。换句话来说,我们不仅仅应该关注对分析这些访问的重要性以及签署的协议。也应该关注双边关系不仅仅拥有超越行政、立法和司法权的力量,还包括第四大力量,也就是媒体。突出的还有双边关系的第五大维度,包括在中学、大学介绍中国的情况,分别由分析师、老师、专业记者来授课,也就是舆论界,经常或者每次都和中国同行取得更多的联系。同样值得一提的还有创业精神(包括企业互动),也影响双边关系。当前,构成公民社会的整体应该集中行动,成为公共外交的组成部分。